热量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量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昆山工厂爆炸前曾被通知整改员工多不知粉尘会爆炸

发布时间:2020-03-03 22:56:35 阅读: 来源:热量计厂家

8月4日,大学生志愿者悼念昆山爆炸遇难同胞。新华社发

尽管昆山“8·2”事故责任人已被处理,但146条生命已无法挽回,其背后暴露出的种种问题更引人深思。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通过采访幸存者,试图还原那场惨烈的事故,告慰逝者之余,更重要的是让后来者吸取教训,让安全生产的警钟长鸣

37岁的宋成强很幸运,尽管他没有意识到。

8月2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降临“昆山中荣”抛光二车间。当日打卡工人261人,死伤260人,宋成强,是伤亡名单之外的那个“1”——爆炸瞬间,他在隔壁。如果不是一次意外换岗,原本他应该就在爆炸车间。

爆炸后,睡觉成了宋成强的难题,合上眼就想起被烧焦的亲友和老乡;不敢做饭,闻见油烟味,就会想起爆炸后车间里的味道。

死神贪婪,运气无法保护更多的人。包括宋成强妹夫在内的近20位河南镇平老乡,都没能逃脱这场浩劫。8月5日,经过DNA比对,妹夫的名字出现在受伤住院的名单里,宋成强带着妹妹跑到医院,但接待人员又把他们送回招待所,拒绝探视,“隔窗看一眼都不行”。

在老乡邹令冬眼里,宋成强平日里总是嬉皮笑脸,但爆炸发生后,宋成强像换了一个人,在他疲惫的声音里,有悲伤,有不安,他不愿意提及妹夫的名字,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不愿意回味爆炸前后的一幕幕……

工友失误

爆炸前一天,因工友产品出现次品,宋成强突然被换岗到隔壁,捡了一命

爆炸前的故事,就像电影《死神来了》。

爆炸前一天,宋成强还在爆炸车间工作;爆炸前一小时,宋成强还去了趟爆炸车间……

8月1日上午9点,主管抛光车间的课长许涛找到宋成强,让他换岗。之前负责“品检”的工友来厂时间不长,经验不多,7月31日做出的产品出现次品,8月1日早晨再次做出次品,许涛决定让宋成强替换这个工友。

这次换岗在情理之中。邹令冬说,宋成强和许涛是同村老乡,关系很好,许涛也很信任宋成强。抛光车间每天例会都会强调“多出产品,少出次品”,“宋成强是老工人,2002年就到了这个厂子,经验丰富”。

换岗后的宋成强,需要继续在抛光车间打卡,但工作地点换到隔壁——一个距离爆炸有十多米的地方。一天后,这十多米成了生与死的距离。

宋成强对换岗已经习惯了。他之前在抛光车间就像自由人,“哪里需要就去哪里”,许涛要求换岗,他并没多想。

倒是换岗这天发生的另一件事,让他印象深刻。8月1日,厂里又招来好多新工人,车间里重新开了一条生产线,车间的班长安排老工人带新工人干活。

最近几年中国的汽车零部件市场飞速发展,昆山中荣的生产规模增长很快。邹令冬回忆来厂第一年的时候,“一个礼拜出三千多货,现在一天就出两千多货,一个礼拜要生产一万多货。所以厂里加班越来越多,工人和生产线越来越多。”

李宗辉是抛铜车间班长,抛光车间工人比抛铜车间多出几倍,但厂尖锐湿疣复的原因房却比抛铜车间还短,所以大家都知道“抛光车间人多,密度大,抛铜车间一条线上有3个人,他们有七八个人。”

国务院相关调查组总结事故原因时提到5点,其中一点就是生产工艺路线过紧过密,2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布置了29条生产线,300多个工位。

不只是生产线过紧过密,工人们还要超时作业。李宗辉说,“如果这个礼拜订单少,就休息一天。如果一直很忙,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能休一天。抛光车间那边,一个月就休息一天,有时候一个月都没有休息。”

8月1日下午,往日一副老大哥模样的邹令冬情绪有些反常。“突然心里很烦躁”,隔壁生产线的工友跟他开玩笑,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他很愤怒,青少年白癜风病因拿起手边的东西使劲砸过去。

可能是太热了。“那天从早上开始就非常热,车间里都有空调,但人太密,感觉燥热。抛光车间也一样,几乎一米一个人,而且还有粉尘。”

最后一面

谁也没想到,8月1日居然成了亲人们“告别”的日子

昆山聚集了大量台企,有媒体披露昆山经济总量的50%由台资企业创造,这个数据曾一度达到70%。昆山户籍人口68万,移居的台商、台干、家属有10万多人。

而在台商企业上班的工人,也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在中荣公司,很多工人既是工友,也是老乡,甚至是亲人。

河南南阳的董川彬,女儿、儿子和儿媳都在爆炸车间;湖北蕲春的张凤云,自己在爆炸车间,儿子在电镀车间;陕西兴平的任美转,自己在爆炸车间,丈夫则在其他车间……

李宗辉说,这个厂老乡很多。河南老乡占到30%,安徽老乡也差不多,此外四川老乡、苏北老乡和陕西老乡也比较多。

宋成强、邹令冬、许涛都来自河南镇平侯集镇,在发生爆炸的车间里,仅侯集镇的老乡就有不下五个,除了许涛,还有宋成强的妹夫、邹令冬同村老乡谭海彦、高餐、姜典雷……李宗辉则来自河南商丘,同厂打工的有他的妻子和姑姑,李宗辉的姑姑就在爆炸车间二层的流水线工作。

8月1日,成了亲人们“告别”的日子。

8月1日,宋成强下班后和妹夫见了一面,宋成强想不起来说了什么。这次见面,成为宋成强和妹夫最后的告别;

8月1日,邹令冬原本也可以和谭海彦见上一面。谭海彦夫妇都在昆山打工,谭邹两家是邻居,关系很好,谭海彦的丈夫从小叫邹令冬“哥哥”。晚上8点,谭海彦和邹令冬通了一个电话,说马上要涨工资了,晚上一起吃个饭。不过谭海彦的丈夫要晚上十点才能下班,邹令冬想了想,觉得时间太晚,而且自己有点累,就回绝了。

事后邹令冬很后悔,“如果去了就好了,可以见一面,还能多说几句话”。“谭海彦上月才重新回来,差三天满一个月”,邹令冬说,之前谭海彦在中荣干过一年多,但后来因为手脚麻木,连碗都端不住,只好回家休息。

这通电话,成了他们最后的告别;

8月1日,李宗辉在食堂排队吃午饭时见到了姑姑,当时人很多,时间短,两个人没有来得及说话,只是用眼神做了交流。李宗辉的姑姑30多岁出来打工,在中荣陆陆续续干了七八年,家里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今年毕业,爆炸前几天刚去新单位报到。

这次遥远的对视,成为李宗辉和姑姑最后的告别。

七夕早晨

打完水,宋成强还没有来得及再去二车间,爆炸就发生了

8月2日是七夕,那是一个浪漫的早晨,小雨轻声细语地唤醒了美丽的昆山。六点多,电动车三三两两在65岁的梁师傅身边驶过,他们的目的地是中荣公司。

梁师傅身后有条十多米宽的小河,河边有绿地和竹林,河里有荷花和芦苇。平日里,会有人在河边垂钓。这里和中荣公司的直线距离只有几百米,梁师傅是这里的园艺工人。

七点半,站在河边躲雨的梁师傅突然感觉地面晃动。“是地震吗?”他抬起头来,发现正南方的中荣公司起火了!

爆炸发生前,宋成强去了一趟抛光二车间。除了室外被雨打湿的写有“污染物种类:粉尘”的告示板,车间内外一切如常。

6点多,工人们陆续打卡进大门,打卡去食堂吃饭,打卡进车间干活。7点正式开工,宋成强到二车间打水时是6点50分。通常6点50是车间例会时间,今天也不例外。但流水线上都是计件工,不到7点,工友们就已经开始忙碌起来。见大家忙,宋成强打完水,没打招呼就转身离开。

有媒体报道,事发当天凌晨4时许,有夜班工人听到车间机器不时有“怪声”,但这个时候大家马上要下夜班进行交接,人也很疲惫,所以并没有人特别在意。

不过这个细节无从验证。主管抛光车间的课长许涛,爆炸时就在抛光二车间,已受伤住院。李宗辉觉得2号早晨没有什么异样,他在吃早饭的时候遇见过几个抛光二车间的老乡,大家像往常一样,简单聊几句,没人提起机器的事儿。

打完水出来,宋成强没有再去二车间,或者说,还没有来得及再去二车间,就听到轰的一声,二车间爆炸了!

时间大致是7点37分。

宋成强从隔壁车间跑出来,火苗已经烧到二层楼上,车间里的机器被炸到车间外。妹夫和老乡许涛都在车间里,宋成强想去找他们,但车间内外乱作一团,很多人都在叫。

邹令冬的车间距离爆炸车间只有十几米。爆炸发生时他正好在门口,随着巨大的响声,地面摇晃了一下,车间的玻璃被震碎,天花板哗啦啦跌落,邹令冬本能地蹲下身体。很快,邹令冬闻见了一股肉味,他意识到是隔壁车间起火了,他第一个从车间里跑出来。与此同时,班长李宗辉紧急拉掉了所在车间的电闸。

眼前的景象让邹令冬连续三天不敢合眼:“有四个人赤裸裸地从二车间跑出来,全身什么都没有,连三角裤都没有。第一个人我还认识,第二个后背上有火,应该是没烧完的衣服还在烧着……”

抛光车间工人,因为全身都是粉尘,所以爆炸后全身起火,首先烧掉的是衣服和头发。李宗辉和邹令冬赶紧往二车间跑,这个时候二车间里又有几个工人慢慢走出来,再往后又爬出来几个人,他们和前边跑出来的四个人一样,头发没了,衣服没了……

爆炸车间里到处是“救救我吧,妈呀,妈呀”的喊声,李宗辉想找姑姑,但姑姑在二层,二层火势正盛,谁都上不去;邹令冬想找谭海彦等几个老乡,但车间里烟很大,温度很高,邹令冬看见的多是或黑或红的身体,已经无法辨认谁是谁。

宋成强也找不到妹夫。他一边寻找,一边帮着转移受伤工友。邹令冬则忙着把受伤的工友放到板子上,再把板子抬到铲车上,把受伤工友运到工厂大门外等待救护车。李宗辉发现二楼窗外蹲着几个受轻伤的工友下不来,赶紧跑回自己车间取来梯子,帮助他们下来。

在抢救中,消防队员赶到,用水浇灭二楼火势。邹令冬和李宗辉跟着消防队员跑上二楼,楼上的工友躺在地上,“只能分清楚男女,根本看不出来谁是伤谁是死,更看不出来谁是谁”,邹令冬说,“火被喷灭后,人又自己烧起来,人身体里有油。人烧焦,就会变小,眼眶空了,鼻子就是一个小洞,惨得很。”

抢救结束,宋成强没有认出哪个是妹夫,李宗辉没有认出哪个是姑姑,邹令冬找到了谭海彦的生产线,但同样没有认出哪个是谭海彦。

上午9点,侯集镇老家村里的人从电视上看到新闻。邹令冬才想起来,用电话给家人报了平安。“不敢跟家里人说谭海彦的事儿,后来跟谭海彦的老公商量后,才通知家里人。”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单页阅读

标签:

爆炸

昆山

粉尘

整改

工厂

honda摩托车官网

wdzb是什么电缆

粉嫩公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