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量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量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托斯卡》重现罗马教堂舞台空间发挥到极致

发布时间:2022-06-22 11:41:45 阅读: 来源:热量计厂家
《托斯卡》重现罗马教堂舞台空间发挥到极致

《托斯卡》中的天使像高达11米。本报记者张伟摄

国家大剧院版歌剧《托斯卡》自5月12日首演,大片般的舞台效果让观众津津乐道。昨天,《托斯卡》执行制作人关渤、导演强卡洛、舞美设计威廉姆·奥兰迪接受本报专访,揭秘舞台制作。关渤透露,《托斯卡》舞美耗资百万,对剧场要求非常高。

倾斜舞台有象征意义

《托斯卡》大幕一拉开就是宏伟的教堂,倾斜的舞台构建让人有些不解。

导演强卡洛说:“政治犯安杰洛蒂第一个出场,他从教堂地下爬上来,以他的视角由下至上来看,世界就是变形的。另外,故事发生在1800年拿破仑马连科战役之后的罗马,视觉错位象征着这个帝国的衰败和摇摇欲坠。”威廉姆·奥兰迪介绍,为了安杰洛蒂的出场方式,他定制了一个中空的钢架放置在舞台地板下。

第一幕结束处,当斯卡皮亚跪倒在舞台上时,一个巨大的香炉从舞台侧面出现,不断摆动,预示着剧中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舞美设计奥兰迪透露,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香炉重达二三百斤,不仅把它挂在舞台上方很难,怎么让它摆动起来也是个难题。通过几种方法的测试,最终发现还是最原始的方法最有效:在香炉上吊一根系着活扣的绳子,一拉绳子便跟解活扣一样,香炉顺着绳子依靠惯性摆动。

天使像利用50米纵深

第二幕结束时,倾斜的宫殿伴随着斯卡皮亚的死亡沉入地下,一座巨型天使像呈现在舞台后方,如电影镜头般徐徐推进。

奥兰迪透露,天使像是用苯板加雕塑用的可塑泥制作而成,从底部到最高处约11米。从舞美工厂运到大剧院,这个雕像用了3辆大卡车。天使像从舞台后方挪至舞台前面,移动纵深多达50米,把大剧院的舞台空间发挥到极致。

原样重现罗马教堂

执行制作人关渤透露,《托斯卡》的舞美耗资百万,虽然没有太多的高科技,但处处可见导演和他的团队的奇思妙想。比如二幕的内景,“导演到罗马的一个教堂拍了高清照片,要求原样照着做。一天他把我拉到二幕的壁画前,他说里面每一个字母、每一块破损跟真教堂都是一样的。”

关渤说,导演对细节的要求也特别高,“比如里面行刑的场面,导演在联排的时候就发飙了,他要求枪一定得打响。道具枪其实就是发令枪的原理,我们国家有舞台安全的完备规定,发令枪有安全报备的环节,不可能随时就拿出来用,但导演说即使排练也要确保能响。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环节,真的实现之后,的确很有效果。”

关渤透露,大剧院的《托斯卡》没有做巡演版,道具只有一套,如果获邀外出巡演,对邀请方的剧场条件要求很高,“比如主舞台的升降、主舞台的尺寸、后舞台的旋转,要求都会比较高。”

本报记者许青红

■一家之言

艺术需要有资格奉献的人

普契尼笔下的《托斯卡》,从头到尾,无论唱段还是音乐,都高门大嗓,亢奋紧张。除了数量在五以下的几段悦耳的咏叹调和对唱,三幕戏很难说得上动听。这出戏的动人之处,功劳应该算在人物及其命运的基本塑造。

美貌女高音歌唱家托斯卡,原本智商就不很高,笃信宗教,热恋一位同情革命失败者的画家,又被邪恶淫荡的警察局长给看上了,很难不生发出勾引观众的色情和凶杀情节。普契尼在音乐上着力塑造的其实是两个人物:年轻美丽愚蠢的歌唱家托斯卡,年老丑恶狡诈的警察局长斯卡皮亚。托斯卡差不多总是在尖叫,就像她这类型的女人的普遍特征;斯卡皮亚则沉稳有力又乏味,正是年纪大、欲望强烈却能力有限的老男人的通常表现。画家卡瓦拉多西是个男高音,轻松完成两个旋律姣好的咏叹调,即使在受刑、临刑时的唱段,也是轻松的,这样就可以调剂一下蠢女人和坏老头之间的紧张对抗。

由国家大剧院制作,5月12日首演的这出普契尼名作,请来的主要演员,声音都很出色,表演也很卖力,包括戏份不多的越狱犯、失败的罗马共和国执政官安杰洛蒂和教堂执事。他们基本表现出最好的状态。卡尔波内嗓音优美,演唱非常自信,塑造了一个蠢得可怜也可爱的托斯卡;马恰多声音饱满、明亮、结实,游刃有余,塑造了一个热情、勇气有余的艺术家;马斯特罗马里诺是个优秀的男中音,稳重掩不住淫邪,每一个句子都清晰地表现出警察局长令人厌恶的外表和内心。

歌剧舞台上人物的成功,就要听人物声音和乐句的和谐与对比,归根到底要听人声。如果乐队过于强调演奏效果,整出戏的欣赏性必然打折扣。吕嘉指挥的乐队伴奏,确实让观众听清楚了伴奏,却经常听不清演员的演唱。

比如全剧第一段优美的咏叹调,画家卡瓦拉多西的《奇妙的和谐》。这时导演处理得非常好,画家一边打草稿,一边述说他对爱情和艺术的理解,心情无比轻松愉悦。唱到他心中所爱是托斯卡,是一句高昂的表白。可是乐队的声音也跟着大作,要不是我知道他唱的是托斯卡,可真不知道他爱的到底是谁了。

再比如第二幕中托斯卡和斯卡皮亚有一段激烈的对抗。斯卡皮亚紧逼托斯卡说出安杰洛蒂藏身处,托斯卡不断抬高声音,既愤怒又害怕。这时乐队也跟着来劲,托斯卡和斯卡皮亚的较量完全听不见那种应有的激动人心之处。好在托斯卡哀号《为艺术为爱情》一段时,乐队很老实。但我以为是卡尔波内的演唱有了绝对的控制力,她敢于将某些地方处理得非常弱,又十分清晰有力。她哀叹命运不公,祈求怜悯,最终只能屈从于斯卡皮亚的邪恶,并且将这种屈从也当作是奉献。

此外,乐队的过于用力,使本来就紧张的音乐更紧张;使本来就略显单调的音乐更缺了层次。三幕戏听下来,觉得这音乐吵得人头痛。

不过,总体而言,这一出《托斯卡》,可以算作是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歌剧中,目前最好听的一出。功劳我认为还是演员。看来,无论对戏剧作品本身,还是舞台呈现来讲,最重要的还是人:塑造感人的人物;找到优秀的演员。(苏宁)

快手片头
元宵节祝福促销h5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