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量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量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四川孝子助母自杀悲哉痛哉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6:11 阅读: 来源:热量计厂家

四川孝子助母自杀 悲哉痛哉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邓明建是四川省阆中市人,今年43岁,小学没有毕业。他和妻子在广东番禺打工谋生。邓明建在老家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母亲因为患有脑中风、类风湿等疾病,二十年来生活一直不能自理。2010年父亲去世后,邓明建将母亲从四川老家接到广东,一边打工一边照顾,直到2011年5月16日悲剧发生。

案发之后,邓明建第一次面对媒体讲述事情的经过。

母亲叫他去买农药

邓明建告诉我们,几天前73岁的母亲坐在板凳上自己摔了两跤,疼痛难忍。5月16日上午,他到公司请假,要带母亲去镇上的医院看病,不到九点他回到家,但是情绪差到极点的母亲拒绝去医院,反而要他帮忙去买农药。

邓明建:我问她去不去医院,她说不去医院,她就一下子抓着我的下身,要我给她买农药喝。她一把抓住我的两个蛋,痛死我了,她说我不答应她的条件,她就不放手,要答应了才放手,她说我不让她死就捏死我。

9点09分,邓明建拿着买好的农药离开药店,回到家里,他将两瓶药勾兑后放在了母亲的床边。邓明建说,他在母亲强令之下打开了农药瓶的瓶盖,随即母亲自己喝下了农药。

喝了三口农药之后,老人很快就停止了呼吸。

邓明建擦干母亲嘴角边的农药,把农药瓶扔进了屋外的垃圾桶,便给正在上班的妻子打电话,要她请假回家料理母亲的后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邓明建的生活经验,夫妻俩不知道怎么给老人办丧事,便骑车去找同事刘建明。

刘建明打听到殡仪馆必须要有警方开具的死亡证明才能火化尸体,于是他给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正是这个电话,使得此事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关注。

民警刚刚走进房间就发觉情况可疑,一股强烈的农药味,显示邓明建的母亲并不像电话中所言是自然死亡。为查明真相,警方将邓明建带回派出所进行讯问,邓明建很快就承认,他的母亲是服用他购买的农药中毒身亡。

2011年5月31日,番禺区检察院对邓明建以故意杀人罪,作出批捕决定。直到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

亲人为他鸣冤叫屈

邓明建因为帮助母亲自杀而被捕的消息传到他的老家,亲人们纷纷为他鸣冤叫屈。

邓明建的弟弟邓明友:我妈叫我哥做什么事,(如果)不去做,她就在家里哭啊、闹啊、骂人啊,她就是那一种脾气。

邓明建的二姐邓明芳:我老妈她太自私了,她为了她自己走得安稳,就没顾及儿子。我不怨我弟弟,我弟弟本来就是一个孝子,很孝顺。

邓明建的舅舅李洪仁:(邓明建)这孝心是尽到的,最后听说就出了这么一个事情,我感到痛心,所以就是先跟你说的,一生打工为爹娘,死后为母坐牢房。

亲人们为什么能够谅解这个杀母嫌犯呢?这其中还会有怎样不为人知的隐情?我们在邓明建的老家做深入调查。

多年以前,邓明建的爷爷就卧病在床,老实巴交的父亲因为身体残疾,不能做重体力活,母亲一个人承担了家庭的重担在子女的印象里,母亲一直是家里的主心骨,性格强势甚至有些霸道。

1991年,邓明建办完婚事的第二天,母亲突然得了脑血栓,当时母亲才五十岁出头。

仅依靠家里一亩多山地的粮食产出甚至连温饱都无法维持。1995年,妻子华述英来到广州打工,邓明建没有一起跟来,他要在家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

邓明建说,上厕所都要我抱她,大小便、擦屁股,要我抱她。穿衣服、脱衣服、洗澡、洗头、梳头、剪指甲,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

乡邻们对邓明建这个大孝子的印象,后来都写成了书面材料,并在开庭审理时作为证明邓明建并无杀人动机的证据。

律师知他内心纠结

邓明建的辩护律师唐承奎:他内心一直都是比较纠结矛盾的,就像他也跟我有讲,一方面他说如果不孝顺的话,母亲早就去世了;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他的孝顺,他的顺从,他心里很软弱,他妈在他心目中,就是很强势的角色,所以当(他母亲)那天早上那么强势的情况下,他真的就退缩了他的底线,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是能够理解他内心的矛盾。

邓明建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麦雄杰:案发前(邓明建)一直照顾母亲20多年了,而且在患病期间,这个老太太都提出过寻死自杀这个念头。案发当天也是因为这种情况,被告人才遵从了她的意愿买来农药帮她自杀的,后来又有众多的亲友求情,这些方面我们觉得它还是区别于其他恶性非法剥夺他人生命那些故意杀人行为,认为属于情节较轻的情形。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虽然家中有兄弟姐妹四人,但赡养母亲的重任始终只有邓明建一个人在承担。

记者:你妈妈喝了农药以后,给你留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邓明建:她就说了一个谢谢。

记者:你怎么理解这两个字?

邓明建:谢谢,她就说我听了她的话,达到了她的要求。

记者:以前老妈跟你说过谢谢吗?以前你那么照顾她。

邓明建:没跟我说过。

记者:那天这个谢谢是跟你说的唯一的一次谢谢?

邓明建:是,从来没跟我说过谢谢,最后一次说了一个谢谢。

河南打火机组装

郑州水泥地锚石

南京电动阻车器

相关阅读